广州的8月,走在路边上

现在是0:40,,也算的上上9号的,下班后,跟同事一起去打游戏,打到11点半的样子,才离开网吧,在路上找了好久的共享单车,骑了22分钟才回到家里,路过路边的小吃摊,才发现晚上还没有吃过饭呢,回到家里把电脑放了,又去买了炒粉,烟酒,跑到附近的天桥区去吃,今晚桥下路过的火车没有很多

星期一下班,张文辉找我聊天,说是不再继续跟我签订合同了,意思是我被炒了,然后我就回家了,很简单的谈话,也是很平淡的谈话,也不是一次两次从张文辉,和伟丹说:何总说我很菜,要把我炒掉,感觉我这一年都是从要被炒掉这样的话中度过的,差不多是从11月份之前,宝哥跟我开玩笑说我明天不用来了,宝哥也是半开玩笑的跟我这样的,当时我还很忐忑,后来办公室搬到四楼了,也没有经常和他聊天了,也就没有听到他跟我说这样的话了,

然后就是11月份之后的事情了,何总从达内回来了,然后过段时间,他就开始关注我的Bug了,再然后就说要炒掉了,特别是之前伟丹要去辞职,何总说是不是因为我Bug多了,要炒掉我,我就不明白了,别的同事要辞职,反而是因为我写的代码有问题,自我感觉我的Bug也不多,就是细节功能没有实现而已,反而要炒掉我,都是些什么人,都不知道脑袋里装的是什么.

星期二休息了一天,什么事情都没有做,在家玩了一天的游戏,打到我都不想打游戏了,还是接着打,星期三也就是昨天了,也算是今天了,上午去面试,在一个小的办公室等来面试我的人,房间的门是关着的,然后我就听到外面有人在笑三年什么的,我估计也就是在笑我三年经验之类的.

确实稍微大一点的公司就是不一样,安卓,苹果客户端,然后前后端分离都从来诶有接触过,面试我的那个人,给我说的我不懂的缓存,爬虫,算法之类的,一点都没有听懂,高级工程师还是有那么点不一样,问我的Spring的IOC,AOP的问题,一下子没有想起来,就没有答出来,我真的是太菜了.

要是伟丹去这家公司面试,肯定能过

仔细向来,我这一年都干了什么,还是搁在去年,Mybatis,SpringMVC运行流程之类的问题,我都能回答出来,可是工作一年之后,再面试反而回答不出来了

找工作还在继续,在广州的8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