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年的那一天


工作的某一个双休,想到周末要打两天的游戏,肾隐隐作痛,想去深圳玩一趟,尽管现在接近3月的广州,依然还是穿着羽绒服的鬼天气,又突发奇想的有意无意的想把曾一起写代码的室友叫到一块去深圳,然后去找深圳的室友一起吃饭

还是深圳Z同学自己开个车来到广州,昨天下午,街道Z同学的电话,已经是到了我楼下,然后再去接D同学,然后去永泰路找H同学,到了永泰路地铁站已经是很晚,天还没有黑,随便找了个车位停车.从地铁的一个出口进去走到另外一个出口出去,朋友H同学,在H同学新租住的房屋里坐会,聊聊天,喝水…,4个人在一起说话,南辕北辙,还是像去年那样,轻松自然,时隔一年,年纪大了一岁,然而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变.

N多久后,等H同学的女朋友回家,在他的家里看到墙上挂着性感,妩媚女子的手绘画性,我开玩笑的说:”你这找了个女朋友,品味都变了,这画我家里都没有,有个女人在家,是跟以前单身的时候不一样了.”

找个地方,一起去吃的晚饭,然后接下来的活动计划着KTV,但是后台去洗脚了,但是D同学还没有去过,有那么一丢丢的担心,还是拉着他一起去,然后服务他的那位技师是服务我们最好看的那一位.心里不平衡

找个地方,去睡觉,四个人睡一个房间,两张床,去开房的时候,酒店的服务员,淡淡的一笑,看我们四个屌丝站在她面前,她不知道的是,哥哥也是快要月薪过万的人好么…..

四个男人也没有一台戏,只是像去年在宿舍里那样说说话,然后躺在床上玩手机,然后再接着说.11点关了等,关了电视,没有玩手机,在深夜里聊天,聊感情,聊框架,聊生活,聊各种人的人生,公司里的奇葩事…..像大学同学室友那样,突然而然的某一天晚上,似乎是约好了一样都睡不着也不想玩手机,就想说说话,可能刚才只是两个人说话,然后三个人,再然后四个人在那里哈哈大笑.

隐隐约约看到时间,已经是凌晨4点.

快到中午,11点起床,各自打扮好,拍了一张合影,为什么这个时候拍照呢,是因为昨天晚上拍合影的时候把D同学给拍黑了

一起去吃了猪肚鸡.就开始散了,Z同学开车拖着我们各自散了.

到家,最后房间里就剩我一个人的时候,窗外的黄昏把桌椅的影子拉的老长.把相机里拍照的合影拷出来看,又找了去年的那一张,对着看,时光易逝,不变的是是去年的今年才相互认识,不变的说话都是东拉西扯.变得只是肚子那的一块肥肉.